“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能不能放一马?”被骗后老人仍为骗子求情

2022年7月28日 作者 admin

80多岁的陈大伯(化名)面对民警,竟然开口给骗子求情,让民警都暗暗吃惊。

陈大伯此时还不知道,他认的这个“干儿子”,手机里陈大伯的备注是“仆人4”。除了“仆人4”之外,“干儿子”还联系着更多的“仆人”。无不是通过假意嘘寒问暖,连哄带骗的方式,向老年人高价推销所谓的“名贵滋补品”。

让很多老人彻底感到伤心的是,那些自己用养老金退休金买的滋补品,经鉴定只是含有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等非法添加剂的东西,百害而无一利。

近日,浙江杭州钱塘区公安分局侦破一起向老年人非法销售保健品的案件。经初步调查,该案团伙非法获利近400万元,被害人遍布全国,其中绝大部分,为80岁以上的老人。

案子棘手之处还在于,像陈大伯这样的老人不止一个,有的人甚至放弃报案。民警胡立冬唏嘘不已:“这些‘保健品’跟保健完全不搭边,还伤身体。我也是老人家的孩子,真的到最后不忍心直接和老人说,只能让他们家属做工作。还有些老人,根本不肯来提供证据或者报案,怕家里人知道,怕家里人骂,这也大大增加了侦查难度。”

“我爸最近买了好多保健品,牌子我见都没见过。老头子承认说花了好多钱,能不能帮忙看看正不正规………”

民警很快找到了陈大伯。面对警察,陈大伯不像和儿子沟通那样支支吾吾,而是把大致情况讲的比较清楚。

87岁的陈大伯,在3年前的夏天认识了自称是某老年协会工作人员刘某。刘某当时是主动打电话来的,刘某先介绍了老年协会关爱老年人的政策,又试探询问他的身体状况。一听到陈大伯血压、血糖都比较高,刘某就开始跟陈大伯唠家常推销。

“我最早就试着买了点‘降糖胶囊’,吃了之后,感觉确实有效。加上他的售后特别好,每天都打电话过来,问我身体情况好不好。”

独居老人陈大伯被刘某的热情打动了。陈大伯心里也有数,刘某卖的保健品价格逐渐走高,从50元,到2000元,最后上万元,保健品越买越多,越卖越贵。

打心底,陈大伯把刘某当成了自己的“干儿子”。直到亲儿子发现,情况不对了。

“我去看我父亲的时候,发现他房间里多了一些‘保健品’。他说吃的有用,我想想也没当回事。后来家里跟进货一样,都堆起来了,而且这些东西牌子从来没听过。”

亲儿子的劝说效果甚微。陈大伯还有点愠怒,给儿子展示了对方寄来的赠品。“床单、餐具、古钱币等等,这都什么东西啊!老头子还和我说,他们微信一直在联系,不像是骗子。我不想和我爸吵架,只有报警。”

之后,钱塘区公安分局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前往陈大伯家中取走“保健品”的样品。经检测,陈大伯购买的“保健品”中,含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等非法添加剂成分。

民警调查发现,这些“保健品”,进货价格5元。被犯罪嫌疑人一包装,最高可以卖到2000元。

但这并不是犯罪嫌疑人最可恶的地方。为了让老人家“感受”到“保健品”有疗效,还添加了不少对人体,尤其是老人有害的成分,让老人家深信不疑。

西地那非,俗称“伟哥”!长期服用,对老年人心脏等会有不良影响,二甲双胍和格列本脲虽然可以治疗糖尿病,但副作用也比较明显,特别是格列本脲,长期大量服用可能会造成低血糖和肾病,甚至死亡……

“举个例子。他们卖的一款东西叫‘海马益肾王’。包装上写着,含有鹿茸、鹿鞭、人参灵芝提取物,都是高档名贵滋补品对不对?但嫌疑人交代,他们进货成本5元都不到,这些名贵药材怎么可能有?”胡立冬说,“除此之外,每一款印在药品包装上的生产厂家,在网上均查不到。”

很多来到派出所,并得知这全部是一场骗局的老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民警向记者展示了一张骗子记录的表格。信息显示,犯罪嫌疑人根据老人购买的价格高低,会“回赠”一点小礼物,让老人家高兴。

比如买了几百块,送一本台历;买了大几千,送一套马甲。像陈大伯这样的“仆人”,会送一些驼绒裤、老酒等等。在暴利面前,这些礼品根本算不上多少成本。

但偏偏是这些礼物,让老人们对骗子愈加深信不疑,觉得骗子是真的关心自己,把自己当亲人。

经过一系列的调查,民警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余某某。余某某反侦查意识之强,让民警调查起来也非常困难。

2018年,他与朋友吾某一起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主要目的就是向老年人推销保健品。他们从上级王某处进货,“一共有8种,什么‘虫草’‘美国黑金’‘鹿鞭王’‘降糖胶囊’等。”

这家公司一般会选择在高档写字楼租办公室,定期还会搬家。“保健品”不放在公司,而是放在距离公司5公里的员工宿舍隔间。

平时,由余某某亲自负责收发货,吾某则负责管理仓库和包装产品,他们另外招了两名客服负责电话销售。

86年出生的余某某,此前在一家健康管理公司工作。在这行做久了,他明白一个道理:老年人渴望长寿、渴望关爱、渴望交流。这也是他能屡屡行骗成功的最大原因。

随后,余某某团伙便虚构各类老年协会、保障协会等名义,逐个向名单里的老年人电话推销。

余某某行骗还有两大特征,值得大家警惕。他从不在公司或者仓库所在的小区寄件,而是专门跑到附近几个小区,用别人的身份证发货,而且几乎每次都选择到付的方式收款。民警回头追查起来,就非常困难。

民警将余某某、吾某、张某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又在其员工宿舍内搜出8类有毒有害保健品1100余盒。为使证据链完整,今年6月,钱塘警方赶赴河南,将余某某的上家王某某抓获。

目前,此案嫌疑人因涉嫌妨害药品管理罪、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被移送起诉,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民警感叹,老年人的骗局,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子女关心。子女关心了,老人才不会去别的地方寻找关爱,才不会买了大量假货后才被发觉,才不会要靠“保健品”去治愈疾病。

“碳中和应该走适合中国国情的路径,不能简单理解为去化石能源(去煤化),更不能片面地‘去碳’。”

中铁武汉电气化局用数字化“点”亮了湖北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首批“智慧路灯”。

依靠雄厚的研发力量,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蓬勃发展,新产品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3498家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贡献。

近日,由中交三航院设计的全国首座全装配式高桩码头——江苏省连云港市徐圩港区64号—65号液体散货泊位工程顺利通过验收。

围绕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引领高质量发展作用,从4个方面提出了12条措施。

科学知识是科学家或者说科学共同体在长期的科学探索过程中沉淀并传承下来的、对指导日常生活有用的信息。这些知识之所以能够得以传承和延续,究其根本就在于它们可以指导我们的生产生活。

陈福荣2018年从台湾清华大学前往香港城市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任教,两年后又带领团队来到河套深港合作区,专注科技研发与成果转化。

同时,数字应用体验、金融科技与数字人民币等丰富的数字化生活场景一一亮相,让观众感受智慧共享、和睦共治的新型数字生活。

拿到一本待修的古籍,首先要核查、拍照、除尘,检查书籍的版本、册数及破损情况。

C919大飞机六架试飞机已圆满完成全部试飞任务,标志着C919适航取证工作正式进入收官阶段。

2022年是完成中国空间站建造任务的决战决胜之年,本次问天实验舱发射任务是空间站建造承上启下的关键之战,意义重大。

研究小组首先观察了人类和啮齿动物的模拟模型,还观察了传入和传出运动神经元活动如何调节神经肌肉特性。研究人员指出,重力卸载引起的肌肉特性的改变可能与神经活动的减少以及收缩/拉伸相关的机械应力有关。

研究人员通过与苦荞基因组比较发现,金荞麦基因组大小(1.08G)是苦荞基因组(0.48G)的两倍,这主要是由于重复序列扩增导致。据了解,该研究为金荞麦的性状改良和品质育种,以及苦荞和金荞麦种间杂交的分子育种提供了理论依据。

十年来,高校不断加强创新平台体系建设,大力培养创新人才,加速汇聚创新资源,积极开展国际科技合作交流,高校科技创新综合实力实现跃升。

德弗里斯用D代表带着显性性状的花粉、胚珠,R代表隐性,杂交种自交过程为(D+R)(D+R)=D2+2DR+R2——四分之一是呈隐性性状的R2,德弗里斯称其为杂交种的性状分离定律。1900年4月21日,科伦斯看到了德弗里斯发表的《关于杂交种的性状分离定律》,次日便寄出他的论文《有关杂交种子代表现的孟德尔定律》。

日前,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等六部门下发通知,部署2022年北京市科研项目开发科研助理岗位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有关工作。在此之前,北京已公开发布两批科研助理岗位,总计拟招聘5722人。

一个由多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观测到一个不发射高强度X射线辐射的“休眠”黑洞,这个恒星级黑洞位于银河系附近的大麦哲伦星系内。

7月20日晚,“数字经济·触手可及”2022北京数字经济体验周暨数字消费节启动仪式在大兴区荟聚购物中心举办,为期一周的数字经济体验周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记者近日从第54届国际化学奥林匹克组委会获悉,经过9天激烈角逐,中国代表队4名选手全部摘得金牌,并包揽金牌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