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单打平分打一分决胜盘打抢十你还看网球吗?

2022年7月31日 作者 admin

今年9月,WTA新任掌门西蒙在武汉网球公开赛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表示改革势在必行,称网球比赛的时长不应该超过60-90分钟,并透露希望在单打比赛中实行无占先赛制及超级抢十(用抢十代替决胜盘)。网球运动是否需要通过改变记分规则来加速比赛进程的话题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进入21世纪,职业网坛经历了历史上最强的时代——女子百花齐放,男子四巨头称霸网坛。不过,这项古老运动的规则却在当前快速发展的时代显得有些“过时”:关于比赛时间太长的抱怨不绝于耳,而比赛时间不确定性太大又极大的影响了电视转播的安排,赞助商的曝光度降低对于高度职业化的网球运动绝非什么好事。因此,要求网球改革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

自2005年起,双打比赛就开始尝试取消“占先”,并先后在不同级别的比赛中进行了试点改革。2012年,为了有效的缩短比赛用时,ATP决定执行新规则,并制定了分与分之间超过25秒的处罚方法:如果球员第一次超时,那么他将收到一个警告,第二次和以后各次的惩罚对发球方来说将被判为一次发球失误,对接发球方来说则是直接罚分。考虑到诸多因素,这一规则在比赛时并未被严格执行,但至少向外界释放了ATP和WTA试图控制比赛用时的信号。

无论是ATP还是WTA,之所以会有缩短比赛用时的想法,一是出于方便电视转播的考虑,二来也是期望提高比赛的观赏性。澳大利亚网球协会总监克雷格·泰利认为赛场上有太多垃圾时间,规则的改变有利于改善这一现状:“首盘进行一半后,观众们才开始真正地关注赛场上的情况。当每一分、每一局没有那么紧张刺激时,观看比赛变得无趣。”他还表示,取消占先会让每一分都变得格外重要,观众也能欣赏到球员面对压力时的精彩表现。缩短比赛用时不仅可以有效保护球员,减少身体损耗,而且对于前往现场的观众也是一件好事——碰上炎热或寒冷的天气,观众也不用在室外被折磨的太久。

ATP执行主席克里斯·柯默德则希望网球能取消擦网重发的规则,并缩短赛前热身的时长。球员往往在入场前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赛前热身变得有些形式化。不过,这位ATP的执行主席同时也表示 “所有这些变化都需要谨慎对待”。我们可以想见,如果真要改革,所有规则都将在低级别赛事或表演赛中进行尝试,时机成熟后才会进军巡回赛甚至大满贯赛场。

在WTA掌门史蒂夫·西蒙表达网球改革的想法后,男子网坛Big4中的三人先后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向较为保守的纳达尔否定了改革的必要性,“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来没有记住任何一场在一小时之内结束的比赛,大家可能也都记不住。在我看来,现在的关键不是改变记分规则,而是如何让网球比赛更加有趣,绝对不是缩短比赛时间这么简单。”而穆雷的态度则相对中立,他表示如果有必要可以尝试改革,但如果改革没有效果,那么保持网球原来的规则更好。而当前世界第一小德则从转播商的角度分析了这一问题:“网球和网球比赛是市场上的产品,无法确定一场比赛究竟会持续多久,这对转播商而言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考虑到网球的商业价值,你最好能预估比赛的用时。基于这种考虑,我同意加速比赛进程。”不过,对于改革的细节,小德则认为需要听取多方的意见,群策群力才能让改革真正促进网球的发展。

单双打球员对于网球规则改革的看法也不太一致,加拿大小巨人拉奥尼奇就曾表示“我认为网球现在就非常成功而且有趣”,扬科维奇则是彻底的反对派:“噢,在赛场上我们的压力已经足够大了。”单打球员如此反对规则改革,或许是因为改革后比赛的偶然性变得更大。不过,在不少双打运动员看来,单打选手都太过保守,他们希望取消占先这一规定能够立即得到彻底的执行,单打双打都一样:“当类似的回合一次次地重复,这可能就有点无聊了。”

去年年初,在澳大利亚,费德勒和纳达尔分别同休伊特进行了名为“快四(FAST 4)”的表演赛。在这种比赛规则下,发球擦网有效,平分时一球定胜负,同时采用四局优胜制。当局分3-3时,使用9分制“抢七”,即抢七战至4-4时,由接发球方挑边,一分定胜负。这个想法最初来源于板球运动,在澳洲完成首秀后立即传入美国和英国,并于去年7月落地中国。而一向在改革浪潮中“敢为人先”的WTT(世界网球团体赛)和14年开始的IPTL(国际网球超级联赛)同样采用了类似的规则,不同的是,为了更加显著的加速比赛进程,赛事还额外增设了限时钟,防止球员在分与分之间拖延时间。

这些规则的初衷都是为了加快网球比赛节奏,吸引更多网球迷,同时让网球运动更适合于转播。当这些规则开始频频试水时,或许将推动网球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规则革命。事实上,在业余比赛中,类似“FAST 4”的无占先比赛规则早就开始实行,若有朝一日规则真的改变,想必球迷朋友们也不会太陌生。

网球,这项起源于欧洲的运动向来都会坚持自己的传统,全英俱乐部每年白衣飘飘,法网至今未使用鹰眼就是明证。不过,网球又是一项兼具创新精神的运动,所以时至今日仍能风靡全球。和其他运动不同,网球的改革往往牵扯到广泛的利益面,网球的管理机构也纷繁复杂,在没有合同或者球队的约束下,球员的话语权也得到充分的保障。这一百多年来,网球除了引入抢七和鹰眼回放系统以外,规则从未有过大的改动。因此,官方想要改革创新,恐怕还需在球员身上下点功夫。

作为普通的网球爱好者,我们希望的是让网球比赛带给我们更多快乐。一场五盘大战或许能让我们刻骨铭心,但一场从头至尾都让人紧张不已的比赛同样会让我们兴奋。改革之后,挽救赛点获得胜利的比赛也许会变少,但更加刺激的对决可能会变多。这一次,网球运动或许正处于一个岔路口。不管如何改革,只要能让网球比赛更加精彩,能让网球得到更好的发展,那也就足够了。